古利传媒

当前位置: 古利传媒 > 软文写作 >

“双十一”后的快递一日

时间:2015-11-16 11:20来源:未知
11月13日,双十一过去两天,快递员张金生比以往醒得更早。当了15年快递员的他知道,接下来的一周将是他们一年中最忙碌的时间。2000年时,他负责着公司整个海淀区的快递配送,一天
11月13日,“双十一”过去两天,快递员张金生比以往醒得更早。当了15年快递员的他知道,接下来的一周将是他们一年中最忙碌的时间。2000年时,他负责着公司整个海淀区的快递配送,一天的快件数只有5、6票。15年后,他只需配送一个二层的市场,可最多时的送单量会到200件以上,是最初的数十倍。
 
双十一抢购倒计时开始后的10小时内,家住丰台的李女士接连收到26条网上店家的短信,推荐货品从童装、洗衣液到螺蛳粉。皇冠店卖家设置好了发货、售后等常规问题的自动回复,咨询的弹窗仍在不断跳出,铺满整个屏幕。某服装旗舰店在11日凌晨,一件银色羽绒连帽大衣1分钟内销量81件,半小时后达702件。
 
与此同时,北京一物流工厂里灯火通明,分拣打包员小蒋拿起扫码枪、核对订单、贴胶带、缠防漏膜、放填充物、打印发票、打包封口,20秒内一瓶洗发水被包装完毕。在这一天,阿里巴巴设在水立方的LED显示屏上,交易量从13分钟内的冲破100亿,到24小时后冲高到9倍以上。然而这一切的喧闹,并没漫延到张金生的家里。11日凌晨,张家人早早入梦了。妻子没有网购。即使张金生一天为客户配送200多单的快递,可对于这种已经不算新奇的购物方式,张家人并不习惯。她还是习惯去家旁边的平价市场里,为丈夫和两个孩子置办家用。那里的货样多,便宜,购买时看得见、摸得着,时不时能和摊主唠几句,这是他们熟悉的生活方式。
 
像很多普通快递员一样,快递包裹介入张金生的生活,更多是作为谋生落脚的工作。据国家邮政局12日发布监测数据显示,预计“双11”期间(11月11日-16日),全行业处理的快件量预计将达到7.8亿件,同比增长近45%;日最高处理量将达1.6亿件,是今年以来日常处理量的3倍。11月13日,天刚蒙蒙亮,张金生就醒了。骑着他那灰旧的电动车,经过50分钟的驰行,从北五环外的肖家河赶到他工作的德胜门外的快递站点。7点刚过,50位快递员已经到岗,这比公司规定的时间早了1个小时,他们面对的将是夜班人员分批接收的快件,以及半个小时内将至的两辆容积达9立方左右的满载货物的依维柯货车。
 
8米长的无动力滚筒从门口铺向屋内,货车上卸下的大件快递源源不断被送至分拣区域,仓储格子间被来自各地的快件快速填满。436平方米的站点里,包裹成堆。搬挪、分拣、堆块、扫描……张金生重复着这些动作,不发一言。包裹分错了配送区域,就意味着送递过程中会耽误时间与多跑路。50多人在大大小小的包装箱间忙碌着,“快点儿搬,小心包裹!”主管的提示音搭配着包裹纸箱接触面的摩擦声,扫描快件时机器发出的滴滴声萦绕在整个分拣区的上空。“小件儿我们就拿厚编织袋装着。”张金生整了整堆在地上的7个编织袋,每个重量近60斤。
 
8时05分,张金生分拣完自己配送区域内的包裹,开始帮着其他快递员搬运。电瓶车后的箱子里装满包裹,12个包装箱被搬上了车厢顶部,拿黑色的粗绳固定拴牢。门口待命的40多辆电瓶车,满载着多于平时一半的快件包裹上了路。张金生负责配送的地点是德胜门外的一家专卖市场,大件儿、重包裹极多,他最后等着依维柯货车运送到指定点。“收一派二”的操作准则时刻提醒着张金生这些上路的快递员,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。扫描快件后的两小时内,他们必须将快件送至收件人手中。
 
从2005年起负责这里的配送,10年寒来暑往,张金生俨然市场里不变的存在。“老张来了啊。”趿拉着鞋,从几米外开水间打热水的商户热络地跟张金生打着招呼。10时未至,市场里很多商铺还拉着卷门,张金生和同事开始将货卸车、按区域分拣包裹。年轻的同事叼了一口韭菜馅儿的包子,就开始仔细地看着收件人信息。张金生打开智能手机,照着快递单上的电话号码,按着数字键拨打。4℃的初冬,他的手指冻得有些僵硬。
 
两层的市场,900多个商铺,张金生单看收件人名字,就可以七拐八拐地找到对应的店铺,丝毫不用查看门牌号。他步速很快,不到6分钟,12份大件儿全部送完。然而,多于往常的快件数,让他再次加快脚步。做快递15年,这样的紧张,张金生经历过很多。2003年在海淀区时,他15分钟内从中科院小区赶到健翔桥。近7公里的路程,自行车骑得比出租车都快。一趟下来,大腿直酸。华盛家园一栋居民楼电梯停电,他扛着40斤重的包裹爬上了25层。像很多快递员一样,送来的快件还发着寒气,人已经离开赶往下一个配送地点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