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利传媒

当前位置: 古利传媒 > 软文写作 >

软文推荐:妈妈,请放心,我会幸福的

时间:2015-06-07 09:38来源:未知
正在学习的心理课程里,有一张试卷,是关于你对父母的描述。拿到卷子的时候,心中讶异:这么多年,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 
原本以为要回答这些问题,很容易。仔细下笔,却沉重的很。以前害怕父亲,跟母亲更为亲近。曾经在我心里,妈妈是勤劳善良的,上进的,永远愿意为家人付出的。可是现在来回答这些,却感觉有些面目模糊。
 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妈妈在我心里,居然是模糊的,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的一个人了。
 
我记得小时候,我做完作业支撑不住的睡着了,临睡前,还有一小盏台灯开着,是她等我睡着了,把家务都打理完了,才终于有时间看书,准备她的成人大学考试。
 
她是那么的喜欢看书,喜欢爬山,喜欢多出去看看世界,可惜,她终其半生都奉献给了家庭。
 
记得她跟我说过,她知道有个地方叫西藏,那里海拔很高,湖水比天空还要蓝,有雄鹰高飞,那里的人死了都放在山上,等着与鹰融为一体,带他们的灵魂到天上。那里还有一种花叫格桑花,是高原才有的花,整片整片的在风中摇曳,象征着幸福,因为格桑在藏语里就是幸福的意思。
 
我问她怎么知道的,她说:电视上看到的啊,还有广场舞里有好多关于西藏的歌。我又问,那你想去吗?她说,老了噢,去不成了。
 
我心里一下就酸酸的。仔细想想,小时候真的从来没想过:饭不会自动熟,电视不会自动开,床单不会自动干净。就这样在一日一日的琐碎中磨光了对世界的好奇,只是因为守护家庭的简单信念。
 
那天朋友跟我分享说,她每次见到父母之后,比以往更加心痛。因为深深感受到,他们的一言一行所有的准则都活在社会规范里,都活在角色要求里,早已没有了自我。
 
我们都一样。人总要经历一个过程,先是叛逆期埋怨父母束缚自己,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。等到自己开始要承担社会角色的时候,开始渐渐理解父母的不容易。然后,到了自以为独立的时候,接受不了父母的横加干涉,干脆隔离父母。等到再老一点,各种角色在身上,才会真正从理解转到心痛。
 
和至亲的人之间,最难去将心比心。
 
你以为你经历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所有时光岁月,你就太容易忽视,你的记忆和她们的记忆是有极大偏差的。你记得他们如何脾气急躁,不知道那急躁背后的压力。你记得他们如何限制你的自由,不知道他们认为那是在保护你。你记得他们不准你看课外书,不知道买几本课外书可能是一家三口几天的生活费。
 
等到你大了,这种叛逆根深蒂固。凡是他们执迷的,你就会去讨厌。你有多渴望独立自由脱俗,你就有多么的讨厌她们身上的那些不独立不自由不脱俗。有个姑娘说,这世上唯一能让她情绪失控,让她大声怒吼的人,就是她的妈妈。
 
与其说,我们讨厌妈妈身上的世俗,不如说,我们其实不愿意承认,这是人生的一部分。你不能接受她,你就一并不能接受世界里极其俗气的那一部分。即使你知道,你心里是真的爱她。
 
我曾经把这种情绪都归为是我妈的错。后来我认真想想,为什么我能宽容接受其它人的问题,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宽容呢。不是别的原因,而是我把小时候的太多不愉快,都怪到了父母身上。这也是我们心里的思维惯性,和他们的思维惯性一样。
 
你有多么不认同他们的幸福观价值观,他们就有多么不能理解你的价值观。不是她们不在意你的感受,只在意他人的眼光。而是他们真的害怕你不能过好自己的生活。在他们的生存经验里,少有人可以走出自己的路,大家都是那样随大流的。
 
至亲的人之间,才最容易面目模糊。因为看到了她太多琐碎的一面,你就会遗忘,她其实还有好多梦没有做,不是不敢,而是不能。
 
彼此伤害至亲的人,之后,总是会有深深的懊悔。我们都知道,如果父母不在人世了,我们一定会懊悔曾经这样对待她们。
 
多年前,我写过一篇《我是你的金子你的钻石你的恒久远》,是陪朋友在首饰店给她母亲买礼物,想起她都没有什么好看的首饰,当时自己跟自己说,以后一定要替父亲买给她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